把年轻人从迪厅拉回“戏园子”!她把京剧带出圈……

发布日期:2019-09-22 2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王珮瑜今年41岁了。在过去的30年间,她学戏、唱戏,从一个有天赋的戏校学生,逐渐变成了人们熟悉的“瑜老板”,拥有了相当数量的粉丝。

  为推广京剧,她上过许多热门综艺节目,一袭长衫的打扮、清俊儒雅的气质给观众留下很深印象。短视频平台、音频平台都是她传播京剧艺术的阵地,许多年轻人因此与国粹有了近距离接触。

  年过不惑,王珮瑜偶尔会自嘲“老了”,但仍然决定趁着精力尚好,为京剧多做一点事情。她希望,在未来,王珮瑜的粉丝都能变成京剧的观众。

  京剧术语中,女子演唱男角,称为“坤生”,男子唱女角,叫做“乾旦”,王珮瑜是前者。

  “每个人喜欢上一个事儿都有独特的原因。”回忆当年如何爱上京剧,王珮瑜解释,“有一回在电视里看到一个京剧演员,戴着高方巾、黑三髯口像个读书人,一点不油腻”。

  儒雅、潇洒,老生扮相很符合王珮瑜理想中的完美人设。初入行,她学老旦,后来遇到余派资深学者范石人,“他说学京剧一定学老生,老生是挂头牌的。一下勾起我当年对老生的印象。等有了机会,就学余派老生”。

  偶然间,她看到余派传人孟小冬的剧照,“又听了她的《搜狐救孤》录音,一下子被镇住:原来一个女演员可以在戏里把男性角色演得这么好,太迷人了。我想,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这样的人,那是梦寐以求的事”。

  凭借努力,王珮瑜的愿望一点点实现,也算得上是少年成名:评弹、琵琶样样都来得;并非出身京剧世家,但却公认极有唱戏的天赋,十二岁学戏,十四岁入科,十六岁凭借一折《文昭关》技惊四座。那次,梅葆玖先生也不由赞叹了一句“线岁那年,王珮瑜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,25岁已经成为上海京剧院一团副团长凭借俊秀的扮相以及过人的唱功,她的名气越传越广。

  顺风顺水的日子过到30来岁,王珮瑜发现,台下的观众好像总是年纪大的居多。她开始琢磨一个问题:等这些老观众慢慢离开了,京剧怎么办?

  “京剧第一个最大门槛就是观演时间长。”王珮瑜清楚地知道,时代已经变了,现代人生活节奏太快,塞满了工作和学习,京剧不是唯一的刚需,“有听戏的时间,人家没准选择学点英语或者数学了”。

  年轻人对京剧不感兴趣,也有一部分是因为电影、电视剧,甚至还有手机游戏,太多更有趣的休闲方式挤占了他们的时间。

  她算了一笔账,“晚上七点半的戏,为了防备堵车,你四点就得出发吧?坐进剧场听两个半小时的戏,散戏到家,都晚上十一点半了。这个时间对普通人来说非常昂贵”。

  “作为演员,我希望推广京剧最后达到的目的,是人人们都能走进剧场。京剧是剧场的艺术,它在剧场呈现的魅力是其他形式不能替代的。但是在剧场看戏不应该是唯一的选择。”王珮瑜说。

  她开始跨界,参加综艺节目,包括《朗读者》《国家宝藏》《经典咏流传》《开学第一课》等等,哪一次几乎都忘不了介绍京剧。

  在喜马拉雅,王珮瑜开设音频节目《京剧其实很好玩》,每期十分钟,一共100期,以尽量浅显的方式为听众讲解京剧经典剧目。她算了算,目前节目有三百多万收听,四万多订阅,“对付费的戏曲节目来说,算不错了”。

  “我愿意人们都到剧场来看京剧。可不是我想让他们来,他们就能来啊。”王珮瑜有些无奈地调侃,“所以,我们得让京剧从业者尽量来到相对显眼的地方,让戏曲尽可能多地传播出去。”为此,她还编了京剧教材,出版了科普京剧的《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》。

  王珮瑜仍保持着每年学几出老戏的频率,并整理复排一些濒临失传的覃余一派骨子老戏。她讲创新,但近乎执拗地坚持着某些原则,“京剧尊重四功五法、唱念做表,某些程式是固化的,是在它最鼎盛时期创造出来的东西,这个不要随意改变”。

  而不是说我要盲目自信,再创造一些新的功法程式。”王珮瑜坦率地说,“这个事儿太难了”。

  “2015年到现在,我们其实做了很多事情,但创业这事儿跟你单纯做一位京剧演员完全不一样。”王珮瑜形容,每天都有很多困难从熟悉的、不熟悉的领域扑过来,只能咬牙坚持。

  “俗话说要事当先,但在我的工作日程中,没什么事情不重要。巡演、布衣天下彩吧审稿、找钱把时间一点一点分走。”所以,别人出门下馆子、旅行,王珮瑜得呆在办公室,从早晨九点一直到半夜一两点,“你只能从已经很有限的时间里继续挤一点出来”。

  她偶尔会冒出一些很“丧”的想法,觉得过得累,但很快又会丢掉这种念头,“那么多粉丝,你能辜负他们吗?他们花费了时间和热情,你得给他们最好的作品。在自己精力还非常好的状态下,我要多做一点事儿”。

上一篇:女性在怀孕期间需要做什么检查
下一篇:吕剧《刘胡兰》拟定于9月17日公演
网站首页 | 香港开奖最快现场报码 | 四不像论坛 | 123sbx.com | 白小姐特马救世报2017A

Power by DedeCms